-呱ˇ唧<

杂食的咸鱼一只_(:з」∠)_
萌奇杰!快新!各种叶受!~不定期更文发图~~o(>_<)o ~~

♡2018叶修生贺蓚组生贺整理♡

一颗椰子:

感谢加入蓚组的所有太太们你们辛苦惹!!!


以下是生贺整理内容:


贺文:


1. @徐行 太太的【无cp】荣耀礼赞http://xuxing0529.lofter.com/post/1ec9f943_ee6fb572


2. @兜沙 太太的【霸图叶】多人聚会http://renleijingranbeizhanyongle.lofter.com/post/1f14c82f_ee7118d6


3. @猫柒 太太的【吴叶】烟http://shengxue048.lofter.com/post/1f1aae2f_ee6f4a13


4. @我是大魔王 太太的【all叶】http://woshiyizhidagouqi.lofter.com/post/1f09a279_ee6df0c0


5.  @思无邪 太太的那个生日早上出现在叶修房间里的野男人http://siwuxie773.lofter.com/post/1dd51633_ee71a160


6. @我真的不是变态! 灰灰太太的【all叶】关于我被全班人孤立的这件事http://feixiangde534.lofter.com/post/1efaae8b_ee735d91


7. @三林六木 森森太太的【兴欣叶】有幸遇见http://huoweiyiliang314.lofter.com/post/1f3aec3e_ee71348d


8. @pomelo@随便的小跟班 柚子太太的【all叶】最喜欢的http://pomelo810.lofter.com/post/1f38ff8f_ee7133b9


9. @麦翩行尤 麦砸太太的【all叶】狐妖http://maipianxingyou.lofter.com/post/1ead03fc_ee716822


10. @-呱ˇ唧< 太太的【黄叶】科学性魔法规则http://yikuoxiaoshagua.lofter.com/post/1f25a89c_ee7010be


11. @ww 望望太太的【双叶】逆行http://yexiuchaokeaina.lofter.com/post/1f4424e7_ee6df09e


12.  @Archerヽ 太太的巨龙的宝藏http://archer214.lofter.com/post/1ef6286b_ee717472


13.  @海黔深井 太太的【双叶】忆往昔,看今朝http://haiqianshenjing.lofter.com/post/1f54d4a2_ee6d4da6


14. @苏顾 太太的今天的联盟迟早药丸系列http://summerspica.lofter.com/post/1d7cf7fd_ee709221


15. @青池 太太的日常退役http://buyaogewuanliwochiallye869.lofter.com/post/1efeac0b_ee711bf4


16. @一颗椰子 的童年回忆录http://jasmine08170628.lofter.com/post/1e244265_ee6d8302


17.@22 太太的http://ppccio.lofter.com/post/1f3017a2_ee727efc


写字:


1. @青池 是了,又是这个太太的http://buyaogewuanliwochiallye869.lofter.com/post/1efeac0b_ee6f98c0


贺图:


来欢迎解家人!!!


1. @解風落 太太的http://xiefengluo.lofter.com/post/1ef88336_ee71751a


2. @解源 太太的http://shanglingzeye854.lofter.com/post/1e5e287d_ee70cf45



蛋糕&贴纸:


1. @深井冰晚期的蚯蚓 太太的http://heib6.lofter.com/post/38e545_ee70f22e


2. @❀樱落 太太的http://yeweiyangyinghualuo816.lofter.com/post/1efa54d0_ee70ee0a





好了!!!以上谢谢各位的参与!!!爱你们哟~啵啵啵ヽ(*´з`*)ノ



我本来是想弄文字链接的QAQ但是手机卡住惹!!!



这个生贺群,活不到六月~

【黄叶】情书


★黄少天第一人称视角!
★瞎jb乱写!
★严重ooc!

叶修:
    近好!
    老叶!老叶!老叶!许久不见,有没有很想我?我可是非常想你哦!这么突然的给你写信,有没有被惊喜到啊?还是说看都不看就扔垃圾桶了?那样的话,竞技场上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不知道你会不会收到并且仔细耐心的看完这封信,毕竟我话多是众所周知的!
    可是在日常生活中,自从我认识了你了解了你,和你成为了好朋友,我就发现我对别人的热情无论如何也无法和对你的一样。
    或许,你在我眼里是最特别的那个吧!
    从嘉世三连冠到最后的第十赛季,带着你一手拉扯大的战队再次夺冠,我发现我已经迷恋上了你站在领奖台上时的样子。
    那是你最特别的时候,尽管我们是对手,但是我觉得这个冠军实至名归!
    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甚至是短暂的,我对你的想念,只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增加。
没办法!本剑圣这么厉害,当然是时间也无可奈何的!
    老叶,你说说你以后要是不能打游戏了,那你会干什么?要不到时候咱俩就凑一对算了,我不怕外界对我们的看法,我只想挣很多很多的钱,把你养在家里,天天伺候你。要是老了就啃养老金,一起手牵手去公园散步,遛狗,对你说老不羞的情话,一起看日出日落。
    叶修,我只想做你一人黄烦烦,我也只想你做我一人的叶不修。
    突然发现这对绰号还真配!为当初想出这个绰号的兄dei点个赞!
    叶修,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请不要拒绝我的心意好吗?
    我会努力的爱你,直到能够让你安心的依靠我,直到有一个坚强的臂弯来保护你,直到世界的尽头海枯石烂。
    最后,老叶祝你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深深思念着你的黄少天

啊啊啊!迟到了的情书!超级蓝瘦了!这几天月考,所以文章都比较粗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欢迎指出哦!(笔芯~)
                      

【黄叶/12h】科学性魔法规则

 ★教廷paro

★女装叶!

★这真的是一个生贺!

★严重ooc,私设严重!一发完结!

★黄少天故事主线!以黄少天视角为主!不喜勿点!

★重申ooc!

1

魏琛手里夹着一根烟,低头看着地面。黑暗隐去了他大半张脸,只有那一点一明一灭的火星。

“黄少天,你决定好了?”他抬起头,一束光线正好斜照过他锋利的眼睛。

“嗯!那是当然”少年郑重的点了点头,神情轻松,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几分,“要成为世界上最强的剑客,一直只在你的臂弯下成长可不行啊。”

“嗯。”魏琛收去了刚才严肃的眼神,又嬉皮笑脸的伸出他大手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

“别死在了外面。”

这是一句废话,魏琛知道,黄少天很强。但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或许是心中,还有一点不舍在作祟吧。毕竟是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已经从原先的小不点长成青涩的少年了 。

或许,还会遇上自己的那个被自己逐出师门的徒弟……

2

大雨。

雨水朦胧了一切,黄少天眯起眼睛望了望眼前的巨大又灰暗的建筑,地下角斗场。

他要向西去很远的地方,首先就是先弄点盘缠,像魏琛这种抠门的家伙,是不能指望的。

他能做的,也就只有去地下角斗场挣赏金了。

生与死,黄少天在遇到魏琛之前是不会去刻意区分的,在这混乱的世界,每天都有人死亡,每天都有人在自己眼前死去,黄少天对此早已麻木。

黄少天已经走进了建筑里,立刻就有兔女郎迎上来,“我要打擂。”

“你,,,啊?打……打擂?”兔女郎脸上的商业笑容瞬间僵固,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估计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居然来这种地方打擂?想钱想疯了?

“嗯?这位朋友是要打擂?快请快请!”声到人未到。

一位带着墨镜穿着西装,打扮的人模狗样的一个光头胖子远远的走了过来。

黄少天看着光头胖子脸上恶心的商业笑容,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请跟我来。”兔女郎道。

黄少天随着兔女郎走向准备厅,“麻烦请给我安排最近的场次。”

“那我现在就带你入场吧。比赛武器不限,获胜条件是杀死对方。赏金根据比赛难度划分。请问你要……”

“最高难度的吧,我比较缺钱。”黄少天打断了兔女郎的话。

来到电梯前,一路上黄少天都是低着头,因为一抬头就会看到那个死胖子的笑脸。眼前的电梯门缓缓打开,黄少天和兔女郎走了进去。待电梯门彻底合上,胖子光头的笑脸在自己眼前彻底消失,黄少天才好过了一些。

“你还这么年轻,为什么要来这种亡命之徒才会来的地方呢?”兔女郎看着眼前俊朗的少年,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

电梯缓缓下降着,“我需要钱,听说这里的钱很好赚,便来了。”黄少天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最高难度对应的,是个拥有十连胜的杀人机器。在这里,想要保持不败是非常难的。”兔女郎看着少年单薄的身子,她平时并不会产生这种类似于怜悯的情绪,来这种地方的都是为了钱的亡命之徒,死掉多少个都不会有人在意,而这个少年她却感觉很特别。

叮~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电梯门打开了。

“祝你好运。”兔女郎在心里叹息一声,最后说道。

“谢谢。”黄少天回以一个淡淡的微笑,迈步走出了电梯。

外面是空旷的场地以及环绕在四周的观众席上面密密麻麻的观众,伴随着他的出场,排山倒海的唏嘘声迎面而来。没人相信这个手里拿着一把剑的小小少年会赢已经连胜十多场的擂主。

场地上弥漫着死人的恶臭味,一个大块头坐在角落里,四周都是死人的尸体。

眼前的大块头只是抬头瞥了他一眼,便又继续低头把玩手中的尸体。

“呵呵。”黄少天以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轻笑了一声,稍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令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以及溢满杀气的竖瞳。场上的气温顿时降下几度,观众渐渐安静了下来。

黄少天握紧了手里的剑,刹那间便来到了大块头的身前,纵身一跃,泛着寒光的竖瞳看着连挣扎都做不到的蝼蚁,在一道剑光中便结果了他的性命。

人已落地,剑已收鞘,血液方才沾地。

“浪费时间。”黄少天皱了皱眉,向已经打开了的出口走去。

大块头仍保持着惊恐的面孔,在血液从颈脖处喷涌而出的同时躯体轰然倒地。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在兔女郎宣布剑客获胜时,方才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

电子屏幕后,光头胖子的笑容越来越奸诈,或许,那把剑有点眼熟。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就是传说中亚特兰蒂斯遗迹中的冰雨吧。

“你去把他的剑抢过来,不惜一切代价。”

“这是你的赏金。”早在出口等候的兔女郎说道。

黄少天接过钱袋,看也不看一眼,便说,“告辞。”

“嗯?这就要走了吗?”光头胖子走了过来,瞥了一眼黄少天一直不离手的剑,虽然被剑鞘收着,但是仔细感受的话,还是能感受到丝丝寒气。

“嗯,我来这里本就是为钱,现在目的达到了,就没留在这的必要了。”黄少天悠闲的抛着手中的钱袋子,头也不回的向大门走去,完全没注意到身后越发狡诈的眼神。

3

废弃的城市里,除了灰暗,没有一丝多余的色彩,仿佛连空气也带着薄薄的灰色。

黄少天走在马路中央,四周除了一栋连着一栋的废弃高楼,以及随着风四处飘散的垃圾,就没有了别的东西,宛如经历过世界末日般。

黄少天走得不快,甚至可以说是悠闲的。“我说,你们跟够了没?”

“从出来就一直跟着。烦不烦啊?”黄少天停下了脚步。

四周仍是一片死寂。

“……”黄少天无奈的笑了笑,“好歹也回应一下啊,一直是我自说自话多尴尬啊

“既然你们不出来,那我就过来了。”

黄少天刚迈出一步,一个硕大的人影便从天而降,顿时灰尘缭绕。

“哟,这位壮士,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在此拦我去路?”

“呸!你就是杀了俺家熊二的那个剑客吧,俺熊大来为他报仇了!”熊大青筋暴起,恨不得把对面的人碾个粉碎。

“熊大,都说了别急了,我这样出场一点都不美了。”一个撑着伞的长发男子缓缓落地,抱怨着说道。

“既然是打架就快上!磨磨唧唧的和娘们似的。”黄少天眨了一下眼睛,嘲讽道。

“如你所愿。”熊大大吼一声,拳头已经招呼到了黄少天面前,黄少天一闪,瞬间出现在了熊大的身后,“这叫三段闪,记好咯。”

鲜血瞬间喷涌而出,熊大应声倒下。

“不过你们记不记得都无所谓了,反正你们都会成为死人。”

长发男子的长伞如利剑般向背后袭来,尖端突然伸出了一柄剑“想杀我,这点可不够看啊。”只感觉背后一阵凉意,黄少天已经出现在了他身后。

天空淅淅沥沥的落下了小雨,地上的血液混着雨水如小溪般流淌着。

“同伙尸体都已经凉了,还是不打算出来吗?”黄少天阴沉着脸,眼睛隐在了刘海之后。

“居然被你发现了。”一位身穿黑西装,文质彬彬的男人从一堵墙后走了出来,即便一副斯文的样子,但是身边围绕着浓烈的杀气。

“你是什么人?”

“在问我问题之前,还是先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吧。”

说话声突然从耳边想起,原本已经被自己杀掉了的长发男子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

“其实,很多事情并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一柄利刃从背后刺入,长发男子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黄少天险险躲过,但背后被划出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鲜血开始缓缓的流出来。

西装男仍然站在不远不近的位置,虽然杀气很重,但貌似一点出手的那意思都没有,只是笑容变得更加深刻。“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喻文州,请多指教。”

“……”就在黄少天走神的那瞬间,一只巨大的手掌已经猛的抓住了黄少天的脑袋,狠狠的甩向旁边的墙壁。

顿时墙体崩裂,黄少天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知道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打断别人的话是非常不礼貌的吗?”黄少天慢慢站了起来,声音是不带温度的。血水模糊的双眼中,不属于人类的兽瞳在阴暗中盯着对面的,傀儡。

“被人操控的傀儡永远不会死亡的,对吧?”黄少天握紧了手中的冰雨,“喻文州是吧?我叫黄少天,你给我好好记住了!”

冰雨瞬间斩落,同时两个傀儡挡在了喻文州的身前,喻文州借此闪到一旁,冰雨的寒气肆虐的侵袭开来,在瞬间将周围的景物全部冰冻。

四周的空间正如玻璃般逐渐碎裂,直到完全消失。

“幻境好玩吗?”为了躲避寒气,喻文州纵身一跃,跳到了一栋高楼上,露出了一个温文儒雅的微笑,至始至终和黄少天对峙的都只有他一人。

“我们来决一死战!”黄少天一点也没有疲倦的样子,反而越来越兴奋了起来,“再吃我一招三段斩!”

“智者有言,聪明的猴子不会做无谓的牺牲。”喻文州摇了摇头,“你还是先处理一下你一直在流血的伤口吧,虽然毒不致命,但是会保持你的流血状态。

“下次见面,我会杀掉你。”话音刚落,喻文州便消失在了层层高楼中。

黄少天扑了个空,此时特别懊恼。

“你才猴子!你全家都是猴子!你祖宗十八代都是猴子!”黄少天瞬间炸毛,冲着喻文州消失的方向大喊,“不准走!只会用毒偷袭耍手段的卑鄙小人!我还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喊完,便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

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后,喻文州脱下了黑西装,光头胖子气急败坏的问“怎么没成功?你不是任务从来不会失手的吗?”

“拿钱办事,我答应你的,自然会做到,你放心,剑和神迹我都会拿到。”喻文州的脸上连常见的微笑都已经收尽,表情冰冷的说。

“哼。”光头胖子立刻识趣的闭嘴没有再敢多说,悻悻的走了出去。

喻文州看着自己右手上厚厚的一层冰块,这小子……就是魏琛教出来的那个新徒弟了吧。

虽然在作战经验上有优势,但果真还是不能太轻敌了。

4

当黄少天睁开眼睛的时候,被吓的不轻。

一位精致的脸占据了自己的全部视线。黄少天脸一红 立刻一把推开眼前的人,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包扎伤口啊,不然呢?”面前年轻清秀的女子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这是哪里?那我的衣服呢?我的钱呢?我的冰雨呢?你快说说说说说说 啊!”

没错,最后一声是惨叫。“你要是再吵我就把你丢出去。”年轻女子放开了手中勒得死紧的绷带。

“衣服我帮你丢了,已经破的不成样子了,反正都是男的,就不讲究那么多了。干净衣服帮你放旁边了,你自己穿吧。钱就当是报酬了,冰雨就是那把剑吧?被我用来冰水了,你的伤口肿了需要冷敷。”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黄少天震惊到呆毛都立了起来。“你是男的?!”

叶修在心里噗的笑了出来,原来这才是重点吗?“怎么?看上哥了?”叶修平静的说。

“我靠靠靠靠!,你这个强盗怎么这么自恋!居然还这么对我的冰雨!你知不知道乘人之危是不对的啊?知不知道伤患要小心对待!你刚刚是在虐待……”

“我还是把他扔出去吧。”叶修心里后悔刚才没有把眼前这个人扔出去。

“你还是快把衣服穿上吧,还是说你喜欢遛鸟?”叶修瞥了黄少天一眼,轻轻一跃,便跳上了旁边巨大的古槐树上的秋千,长长的裙摆和秋千一起轻轻的荡着。

黄少天这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脸红到可以和西红柿相比了,立刻捡起苔藓地上的衣服。

“为什么是女装?!你是不是有女装癖啊!是不是!自己穿就算了,还要拉着我!?居心何在?嗯?居心何在?”黄少天看着手中的衣服,脸上浮现出被愚弄的愠怒。

“穿不穿随你的便,其它的衣服,没有。”叶修看都不看黄少天,冷冷的说道。

一道寒气逼近,叶修一侧身,一把寒气逼人的剑已经近在眼前,叶修不知从哪抽出一把造型怪异的伞,伞面一撑,一声脆响,剑居然被伞弹开了。

“没想到这件衣服还挺合你身的。”叶修眼里含笑。

“你是什么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叶修的脸凑近了些,那双明亮的眼眸里,是漫不经心的神情,黄少天不知为何,看着他的脸咽了一口口水。

“方才冒犯了。”黄少天把冰雨收回剑鞘,双手抱拳,“多谢救命之恩,告辞。”

“没事。”叶修又躺回了那个又高又长的秋千,浓密的树荫遮住了他慵懒的身体。

黄少天最后看了一眼树上的人,转身远去。

“西方的天空将要弥漫着血液的色彩,

血雨将洗刷污浊的大地,

在那最喧闹繁华的夜晚,便是血色花朵绽放之时,

潜伏在四方的恶魔将在神迹降临时露出真正的面目。”

叶修斜卧在古槐的枝干上,看着手中不断浮现字迹的羊皮纸,陷入了沉思,“正义的一方……刺杀教皇么?”

一摸口袋,突然发现别在腰上的钱袋子不见了……

叶修想起了那一剑,居然被套路了,顿时感觉满脸黑线。不过这却令他对黄少天越来越感兴趣了。

5

话说正穿着女装的,无比郁闷的,一肚子气的黄少天,终于走出了森林,来到了一个小镇上。

第一要务当然是直奔商场,用偷回来的钱买一套正常的衣服!

于是,售货员仿佛在看变态一样的眼光看着穿的和小仙男似的黄少天,二话不说冲进店里,抱着衣服跑进了试衣间。售货员小姐姐感觉报警电话上的手蠢蠢欲动。

换好了衣服,黄少天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找了一个路边摊坐着喝茶。“让开让开!”不耐烦的怒喝从不远处传来,伴随着的是马蹄声和砸碎东西的声音,一群教廷士兵抬着一个大箱子上了一个轿子,为首一个主教打扮的人骑着马横冲直撞的驱赶着路人。

一位妇女慌乱之中跌倒在了路中间,一个男孩在妇女一旁哭泣,就在主教的马蹄将要无情的践踏而过时,电光石火之间,黄少天已将马腿齐齐斩断,战马发出一声嘶鸣重重倒地,喷涌而出的血液凝固成冰块。

主教摔了个狗啃泥,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爬起来,愤怒到面目扭曲,“大胆刁民!居然敢袭击主教!来人!把他给抓起来!”

“主教是什么?很了不起吗?”黄少天一拳砸在克里克主教满脸横肉的脸上,顿时鼻血四溅。“对付你们这种人渣,还不配用冰雨。”

后面的士兵连忙放下轿子,一溜烟的跑了。

“一群废物!”主教气到跳脚,他指着黄少天,放狠话道,“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后悔的!”

说完便也跟着溜了。

“哼,算你们识相。”

黄少天掀起轿子前的帘子,发现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大箱子,“这么大的箱子,让我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宝贝~”

轻而易举的撬开了锁,黄少天迫不及待的打开箱子,却被狠狠的吓了一跳,只见箱子里安静的睡着一位美人。

“叶,叶修?”黄少天说话一直都是流利而清晰的,此时居然结巴了起来。

虽然只是几天没见,黄少天却觉得已经如隔三秋。第一次看见叶修的睡颜,那微翘的薄唇,粉萌的脸蛋,黄少天的脸渐渐红了起来。

叶修缓缓睁开眼睛,眼睛仿佛因为刚睡醒,而蒙上了一层雾的感觉,“你打了克里克主教?”

还未等黄少天有所反应,叶修便先一步动作了起来。

“有胆识,我喜欢。”

一张薄唇已经紧紧的贴了上去,在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之时,简单的交缠之后,是黄少天越来越红的脸。

一吻结束,黄少天如梦初醒。

“我靠!这可是我的初吻!”黄少天一边用力的擦着嘴巴一边跑开了。

叶修看着他狼狈跑开的背影,笑了出来,“这也是我的初吻啊。”

黄少天觉得自己一定是魔怔了,一定是的!不然刚才自己怎么会觉得一个大男人很好看?不然叶修亲自己的时候为什么自己想到是不是推开他,而是贪婪的想延续下去?

一想到那柔软的触感,黄少天就感觉脑袋要爆炸。

莫非,自己喜欢上他了!?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久,身边的景物换了又换,转眼间已经来到了郊外。黄少天突然停了下来。

“不走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喻文州直接走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你有什么目的?”

“别紧张,你是魏琛的徒弟吧。按辈分,我算是你师兄,我来是有事情和你谈。”喻文州的镜片折射出一道寒光。“半个月后,教廷预言中所谓的神迹将会降临 教皇会在教堂举行迎接盛典。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刺杀教皇,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可惜,我并不是什么好人。”黄少天冷笑道。

喻文州说道,“利益我们五五分,不知少天师弟意下如何?”

黄少天托腮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成交。”

“那我们半个月后见教堂大厅见。”

6

黄少天找了一家客栈,倚在窗沿上,或发呆,或喝酒。

自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后,黄少天又找到了一次叶修,他坐在湖岸的断桥上,静静的望着远方,水面静如明镜,映着一轮弯月,安静而迷人。

黄少天鼓起勇气向叶修表白了。很多事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就像黄少天对叶修的感情一样,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黄少天觉得叶修肯定也是喜欢着自己的,虽然叶修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只是淡淡的笑了,这个笑里包含的感情很复杂,黄少天无法揣摩。

那日一别,叶修如人间蒸发了一般,黄少天再没有见过他……

半个月很快便过去了。

为了这个祭奠,世界各地有权势的名门望族都聚集在了教廷的城堡里,黄少天稍稍打扮了一下,穿了笔挺的黑西装,便翻墙混了进去。

古典音乐在大厅里回响,有几对情侣在中央翩翩起舞。

黄少天找了一个隐蔽一点的角落,张望了几下,喻文州在他身后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就你一个人?”黄少天有点惊讶。

“嗯”喻文州说道,“注意集中精神,等会儿教皇就要出现了。”

教堂大门在这时被打开了,教皇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男人,很明显已经到了垂暮之年。

教皇庄重的来到自己的宝座前坐下,宣布道,“我宣布,祭奠开始!”

一位舞女如羽毛般从天空缓缓降下,黄少天眼前一亮,仔细一看,居然是叶修!?他怎么会在这儿?

从第一眼起,目光就如被粘上了一样,舞女优美的舞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动手。”喻文州在黄少天耳边说道。

寒光闪现,黄少天成功贴近了教皇的身,剑光一闪,教皇瞬间被斩成两半。此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人们对教皇的死都视而不见。

“我已经让他们都进入了幻境,不用担心。”喻文州在黄少天的身后说道。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一柄匕首刺入了黄少天的胸膛。而真正的教皇,从幕后走了出来,年轻而张扬。“你?居然骗我!”黄少天震惊的看着走向教皇身边的喻文州。

“没错,是我派他设下这个全套引你上钩的,你确实很强,但是你的冰雨现在归我了。”教皇居高临下的说道。

喻文州微笑着向黄少天点了一下头,“刀里有毒哦。”

黄少天脱力的倒在了地上,紧紧的拽着拳头,眼皮感觉越来越沉重,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看到叶修突然出现在教皇身后,刹那间抹了他的脖子……

7

眼前的景物又回到了当初第一次见到叶修的那个森林。

“我怎么到这儿来了?我不是死了吗?”黄少天纳闷道。

“有哥在,怎么可能让你死?”叶修还是坐在秋千上,无拘无束的样子成功使黄少天再次脸红了起来。

“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黄少天挠挠头。

“你不是说喜欢我的吗?”叶修轻盈的跳下来,来到黄少天面前,看着黄少天的眼睛,认真的说。

“对……对啊。”

“那你再说一遍。”

“啊?好,好吧。”

“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抹去了两人最后的距离,唇舌缠绵在一起,“嗯,我也是。”

end

祝修修生日快乐!第一次为修修庆生,ooc太严重了,真的非常惭愧了!我爱黄叶!希望他们的爱深入骨髓,刻进心里!就是因为是修修的生贺,所以才想用黄少天的视角,讲述他们之间美好的故事!下次见~


【29号24h叶受活动】终宣!!!

ww:

💙经过一段时间,我们终于凑齐了叶吹小姐姐们,终于可以开始宣传了![自豪脸 💙
❤文都是叶受!
💚内容有写文的,画画的,做吃的!
💛表白群里太太们的,你们最棒!为你们疯狂打call!╰(*´︶`*)╯


💜参加人员及时间💜:


00h: @我真的不是变态!


01h:@pomelo@随便的小跟班


02h; @❀樱落


03h: @猫柒


04h: @22


05h: @我是大魔王


06h: @栖迟


07h:@解源


08h;@深井冰晚期的蚯蚓


09h:@兜沙


10h:@三林六木


11h: @徐行


12h: @-呱ˇ唧<


13h: @wavejian


14h: @苏顾


15h: @青池


16h: @海黔深井


17h:@ww


18h: @凉卿


19h:@一颗椰子


20h:@思无邪


21h: @Archerヽ


22h: @解風落


23h: @麦翩行尤


――――


太太们加油!


请太太们发生贺的时候要带上tag:蓚组


十分感谢太太们能参加这个活动。(❁´ω`❁)


爱你们!!!!